E科技

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

汤子嘉:汤臣一品应当是座“美术馆”

导言

2018年10月31日,汤臣一品C+ COLLECTION与艺术门(Pearl Lam Galleries)首次合作,以特邀艺术沙龙的方式,荣幸呈现潘玉良、秦玉芬、朱金石三人展——「返向场」,在金秋掀起反向艺术思潮。

此次在C+ COLLECTION展出作品包括潘玉良裸女、静物及风景画作,朱金石代表性厚绘画与近三年的绘画装置,秦玉芬自1988年至今创作的抽象水墨与装置。

犹值一提的是,三位艺术家在历史潮流和艺术范式转换的过程中,都分别承担着特定的角色,却在数十载的艺术实践中,形成独特的感知角度与艺术视野。如今,他们为C+ COLLECTION带来了一个反向场的观察窗口,反向地观察现代与当代艺术,反思两者可能的交叉点。

忠于心灵

一位中国现代艺术先驱人物

作为首批赴法修读艺术的中国留学生,潘玉良在鲜有女性自力更生的年代,却成为融会中西画风、革新中国艺术的先驱。其绘画风格以纯出自然的极简、婉妙和倔强的风格在一幅一笔一点之间,忠实心灵的表白。她将传统的白描体与西方绘画的造型、透视、点染等技法相结合,透露着对东方美学特点的借鉴与融合。

著名画作《裸女》背景采取东方的留白概念,以仿中国书法的深黑色线条来勾勒物象的形体,透过色彩与不同线条图案的组合,使画面呈现明快耀动的节奏韵律。相对于将中国艺术的诗意情韵渗透进西方画题的艺术美学,极简的抽象水墨绘画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自然流露

来自于东方的极简艺术美学

八十年代初,秦玉芬开始创作极简的抽象水墨绘画,自九十年代起以其超诗意的大型声响装置而蜚声国际。她虽是曾受西方抽象艺术直接影响的那代艺术家中的一员,但她的抽象水墨却更多地来自于东方美学一气呵成的自然流露。尤其近年,在大尺幅的宣纸画面上,以大笔触、流动色彩、浸润痕迹的语言,形成了超出传统美学的彩、墨、药绘画。

此次展览中的装置《延》,便是一件特殊的卷轴,秦玉芬以宣纸、铜线的材料和物理空间的延展来表达她个人的精神感知与宣纸、铜线沉浸在既分离、又重合的状态。她将西方极简艺术理念,融会东方水墨的自然禅意,这种打破格局的探索,就像是另一种逻辑的美学表达。

不是之是

打破现代主义绘画平面铁律

上世纪八十年代,朱金石便开始抽象绘画创作,是中国抽象艺术和装置艺术最早的实践者。在过去二十多年中,朱金石以颜料的物性为特点突破现代主义绘画的平面铁律,打破了绘画与装置的界限,以其“不是之是”的感知视角和观念语境,呼应当代艺术的多元杂糅和对传统艺术的重新阐释。

此次展览中朱金石的一组绘画装置,以工作室的形态展出,强调其低调朴素的“公寓”特点,既是对于其初心的保留,亦是在当下艺术生态中对体制化和景观化的固化场域的反向思考。

一品再品

源于赋予空间的更多想象力

事实上,这种立体的反思,也同样给汤子嘉先生所打造C+ COLLECTION以启发,真正的美术馆有很多形式,但也往往会有众多负累。而汤子嘉先生不断在做的,就是期望能超越美术馆固有的框架,为汤臣一品的公共空间创造更多出奇不意的可能。

因此,他从来不满足于让汤臣一品仅仅作为安放艺术品的所在,而是进一步打造了独属于一品的艺术交流平台,落地汤臣一品C+ COLLECTION,并持续策划、邀约国内外重要艺术家进行展览与交流,让汤臣一品真正成为上海乃至中国的一个重要艺术发生现场。

从法国雕塑家夫妇弗朗索瓦•泽维尔•拉兰内「星座系列」,到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萨尔瓦多·达利「时间系列」;从梦幻超现实画派创始人胡特的东方门徒新加坡艺术家程亚杰,到中国当代具有世界影响的艺术家展望和郑路;从「用画笔触摸历史」的段江华,到画风「叛逆不羁」的中国70后代表画家黄宇兴、追求「安静沉稳的艺术时刻」的韦嘉,以及新生代艺术家仇晓飞、宋易格、马秋莎……门庭,大堂,走廊,中庭,会所,数十位国内外艺术家的杰出作品,琳琅陈列。

“汤臣一品应当是一座美术馆。”对于自己一手打造的汤臣一品公共艺术空间,汤子嘉满意并保持期待。同时,他谦逊地表示,“将艺术带到生活里来,必定是一件长期的事。”未来,希望更多人可以走进汤臣一品的艺术日常里,在社会、文化、艺术与精神的场域中,重新发现新的世界。

臣一品】

汤臣一品位于浦东陆家嘴金融区滨江大道旁,由两栋40层和两栋44层的豪华公寓和一座高级江景会所构成,面积约434~1206平方米,是上海目前唯一按照别墅尺度进行规划设计的高档公寓。

作为小陆家嘴核心区的国际大宅,汤臣一品拥有一线江景、正对外滩,拥揽上海地标性的景观建筑;选用世界级的建材设施、配置和周全的安保系统等,并提供私人管家服务。

就在今年,汤臣一品更特邀日本室内设计师渡边智昭以及国内先锋室内设计师吴滨,对767户型进行了全新的思考与设计,以期为陆家嘴尖的这一超尺度居住空间赋予更多想象力。

相关阅读